菠萝干

随便写写,凑合看看

【和你一起的八年】③

12.
那一天,我告知了徐安乐,他头一次一天都没有看我,确切的说,一天都在躲我。
那一天,我和顾诚第一次拥抱了,放学后的体育馆二楼,黑暗中,环着他的腰,我闻到他身上浓浓的洗衣液的味道,听到他扑通扑通像我一样紧张的的心跳声,很温暖。
那一天,穆阳打电话告诉我,徐安乐在操场跑了20圈,累倒在草地上,用胳膊遮住眼睛,哭着说;“顾诚根本照顾不了她。”
那一天,我坐在飘窗,看了一晚上的路灯。

13.
“你不想和我在一起吗?”顾诚问我,一脸凝重。
“没有。”
”你为什么退步那么多?你以前都是十几名的,这次却是三十几名。“
“我不知道。”
恋爱并没有带给我动力,相反,不知道是不是煮熟的鸭子不会跑,抑或是即将中考需要全力以赴,顾诚的每日电话逐渐变成了三天一通,一周一次。
乌云遮住了昔日的阳光,在我的心里下雨。
“你这周末来我家。”
“啊?”我脸微微一红。
“我给你补课。”他睁大眼睛,挑眉,以此证明其中的纯真,却仍带有一丝狡黠。
我眨眨眼睛看他,不说话。
“干什么,你看你的物理成绩,我们不是约好上一个高中的吗?”他振振有词,有理有据,正气凛然。
“好吧。”

14.
周日下午,以去王静恬家拿复习卷子为由,我站在顾诚家门前,还是按下了门铃。
“我妈我爸去上班了,晚饭才回来。”顾诚把拖鞋放到我脚边。
顾诚家不大,简单的两室两厅,阳台上还挂着他的内裤和她妈妈的内衣。
“别东看西看啦。”似乎是有些害羞,顾诚赶紧把我拉进他的房间。
是典型的男生房间了,没有叠的被子,床边的一只袜子,满书架的海贼王。
他的书桌是木制的,上面是一块玻璃板,玻璃和木头之间,有一幅画,是我给他的生日礼物,手绘的路飞赏金照。我的嘴角微微上扬。
“笑什么,把你这次考试卷子拿出来。”顾诚捏我的脸。
害羞了,真可爱。
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,我总觉得,这样的讲课姿势太近了。顾诚左手环过我的肩,右手指着错题,我们坐在一张椅子上,他的气息就呵在我的耳侧,我感觉他下一秒就会亲上来。
“你紧张什么?”顾诚一脸狡黠,明知故问!
“没,没有啊。”
“你脸好热。”他用手指戳着我的脸,笑容快要咧到耳朵去了。
“我,,,”哇,顾诚这人,好气哦,“呀,赶紧讲题,这个怎么做。”
“噗”的笑出声,顾诚终于不再捉弄我。
结束了错题,顾诚去倒水,我从椅子上站起来,默默的帮他叠被子。
他从身后抱住了我,手环着我的腰,头埋在我的脖颈,蹭来蹭去。
“干嘛?”我回过头看他。
“你好瘦。”他微笑地看着我的眼睛,我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我自己,目光闪烁,一脸紧张。他的脸离我越来越近,呼吸洒在我的脸颊,我不由得咽了口唾沫,头悄悄往后缩,他的手从我的腰际缓缓往上,捏住我的下巴,我感觉到软软的东西贴上了我的嘴唇。
“闭上眼睛。”他的手扣住了我的后脑勺,加深了这个吻。我感觉到他的舌头从我的齿间溜了进来,不由的抓紧了他的衣服。
说不上享受,谈不上美好,我只记得那天我是害羞的跑回家的。

【和你一起的八年】②

10
四月一日,二轮模考的前一天。
我和顾诚在一起了。这和我想的不太一样。
我的原话是“要是我们考上同一所高中,我们就在一起吧”
但是第二天,他看我的眼神从以前的喜欢变成的占有,欢天喜地的样子让我张不开口。
“你今天怎么这么开心啊?”我试探性的问。
“我有女朋友了啊。”他冲我挑眉。
“啊?”
“以咱俩的成绩,肯定能直升高中不是吗,你会好好学的吧?”
我,不知道,我谈恋爱就是为了激励我学习,但现在的情形好像反了过来。
“嗯。”我低下头,不看他期盼的眼睛。

11
我和穆阳坐在操场的围栏上,晃荡着脚,看着夕阳下摆动的影子。
“我和顾诚在一起了。”
我和谁在一起其实是我的权力,我不需要任何人的介入,但是我发现我很难直视徐安乐的眼睛,害怕和他说话,我想改变和顾诚徐安乐同时聊天的尴尬心情。
“你疯了吧?徐安乐哪里不好?和顾诚一起,他能照顾你吗?”
穆阳果然如预料般的激动,或者说,愤怒。
班级里都是徐安乐派的,他们早就觉得我俩在一起了,只是没公开而已。徐安乐明目张胆的喜欢我,我对他也有好感,年级里都是有名的“可乐”cp。 但是他知道,从他打电话过来是通话中明白,顾诚一直在我身边,像地下党之间的联系一样。每个深夜,在绝望边缘徘徊的时候,顾诚都陪我一起走。我站在悬崖边,思索跳下去的理由,顾诚坐在旁边,或玩着手里的新鲜玩意,或给我讲讲经历的喜事,一步步让我留恋人世间。
“顾诚自己就是一个小孩,他和谁都玩的来。你跟他玩是笑的很开心,但是玩伴和情侣是不一样的。有一天他发现和你玩没意思了,他就会找别人玩。”见我不说话,穆阳继续劝着,“徐安乐不一样,他有着我们这个年龄段没有的成熟的担当。最重要的是,他的眼里只有你,哪怕再多女生找他献殷勤,他的一心希望你能开心,他是真的想照顾你。”
“很多事情你没发觉,但是他都默默的做了。你俩被调开座位,隔了半个班那么远,他还会在你来例假难受趴在桌子上的课间默默帮你接热水;他知道你有轻微的哮喘,你跑完800,眼睛就没从你身上离开过;咱们啦啦操比赛之前,他会来后台打着给大家加油的名号看看你,他知道你虽然不说,但是也是想被人鼓励。我一直自诩自己是班里最了解你的人,但是和你吵架的那天,是徐安乐找我,告诉我你是怎么想的,因为你不爱说话,他是最懂你的人。”
我低着头,看着自己的脚丫。
穆阳的话我无法反驳,徐安乐的好我不是不知道。他就像我最坚实的后盾,撑不住的时候,他都会悄悄推我一把,和我一起沉入静默的湖底。而顾诚,就像洞口的光,透过冰冷的水面,暖到我心里。
许久,我抬起头,看着只剩一点的夕阳,逆着光,回头。
“顾诚,他,一直在陪我,只是你们不知道而已。”

【和你一起的八年】①

1
在一起的第一天,我对徐安乐说:
“如果有一天,你遇到了更喜欢的人,一定立马告诉我,不要担心我会不会难过,这是不可多得的缘分,我会为你祝福。”
我说这句话的潜台词是,我可能没那么喜欢你,请你做好准备。
当然,他没听出来我的言外之意。
当然,我也没预料到,我会那么喜欢他,却被提了分手。

2
穆阳说:“你知道吗,初中咱们班一半女生,都暗恋过徐安乐。”
我当然知道啊,何止我们班,年级一半女生都钦慕过徐安乐。
年级第一,运动全能,作文在各个班巡演,想不出名都难。也幸亏他,我也出名了。
学习不算差,运动不算好,写作不算拔尖,长得又黑又瘦,没有一点特别的。
除了,徐安乐的同桌。
徐安乐喜欢的女孩。

3
新妈妈,新哥哥,新家庭。
初中的我特别愤青,中二病的年龄,对世界充满了绝望。
每天放学,老师都会来班里找我谈话。
教室里只有我和徐安乐两个人,等着家长接回家。
老师念着我的作文,字里行间,都是平常的词,但是组合起来,却无比的丧。
我的作文就像是一个抑郁症患者的自白。
徐安乐放下笔,静静的听着。
又是一个争论世界观的傍晚。

4
女生喜欢一个人很简单,谁每天陪她度过寂寞,谁就会得到她的心。
顾诚就是这个谁。
一个下午,一通电话。
“你是洛兰可可吗?”
“嗯”
“你喜欢海贼王吗”
“喜欢”
“我也喜欢,我们交个朋友吧”
那时的我没有朋友,疑心重,内向又悲观,不爱说话。
虽然已经开学一个月了,哪怕和同桌徐安乐说话的次数都屈指可数。
不知道顾诚从哪里拿到的我的电话号码,自那天起,每一天晚上,都有了固定来电。
喜欢同一类小说,喜欢同一部漫画,喜欢同一个歌手。
我想我可能会喜欢上顾诚了。

5
徐安乐喜欢上我了。
他没有说,但是从他看我的眼神中,我感觉到了。
他没有说,但是从同学们看我俩的眼神,我感觉到了。
他没有说,但是家长会他妈妈看我的眼神,我感觉到了。
他到底喜欢我什么呢。
我不知道。
但我知道,很多人开始接近我了解我了。
我很感激。

6
我被王静恬壁咚了,王静恬说她喜欢我。
王静恬的性格和她的名字截然相反,英气,豪爽,洒脱。
她坐在我后面,每天上课用黑色签字笔在手上画纹身,一只脚踩在凳子上。
“你能不能有点女孩子的样子?”她同桌嘲讽她。
“你根本不懂艺术。”王静恬根本不在意别人的看法。
“你画的很好看。”我实事求是的说。
至少我想不出来这样复杂的纹理,没有她不顾一切的心态,我很羡慕。

7
“你喜欢我什么?”
第N次被王静恬表白,我终于忍不住问了。
“我也不知道,我就是喜欢你。”
喜欢一个人都这么酷,真羡慕。
毫无缘由的喜欢,难得的缘分。
但是我的喜欢没有那么容易,我需要理由来说服我自己。
我讨厌我的过分理性。

8
初三成绩下滑,我想恋爱了。
因为我找不到为自己学习的理由,找不到活着的理由。
我缺少去死的勇气。
爱情里的人总是为了对方付出一切,南康还没等到三十五岁,就发现他已经不会回来,然后自杀了。
我很触动,说不定为了他我也能刻苦努力。
说不定我也能下定决心,直面死亡。

9
我列了一个表格,横行是徐安乐和顾诚,竖行是优点和缺点。
徐安乐就像另一个我,安静,稳重,照顾他人。
我和他是背靠背的相思树,不论我什么时候回头,他都在。
而顾诚像是树下活泼的小狐狸,活泼,调皮,自我主义。
他活的是我想要的模样。



想养一只奶果惹